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资助征文
一米阳光照亮了我的未来(2011年)
浏览次数:1378   发布时间:2011-11-13

10幼师4班     李丁鑫 

        走出教学楼,外面星光灿烂,一派灯火通明,我的心情也不禁愉快起来,记起刚才的事,几分欣喜几分愁……

正在上自习时,班主任突然进来说学校分给我们班十个农村、县镇非农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学费名额和一个城市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学费名额。班主任先在班里推选了评议小组,然后要求需要申请的同学一定要实事求是地写出申请书。我们班城市户口的有十一个人,我是城市户口,也写了申请,当时也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有点七上八下吧。班长把申请书收齐后,就带着评议小组随班主任出去了。快下自习时,班主任回到班里宣布了评议小组评议结果,我迷迷糊糊地听见被评上了,心里多少是有几分暗喜的,至少妈妈暂时不用为了下个学期的学费而太辛苦了,同时又有几分愁,因为这一来,我也深感压力……

        “小鑫,回寝室了!”室友催促道。我呵呵笑着应付几声,心里却想着赶快回寝室拿手机把这件事告诉妈妈,想着便又加快了脚步。

        回到寝室后,我迫不及待地把手机拿出来给妈妈打电话。“喂——妈,我评上了我们班城市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学费了!”“是吗?嗯,知道了。”妈妈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开心,我正要询问怎么了,妈妈却提前开口道:“你要好好学习呀,争取每年都能评上,咱娘俩也不容易,这是你最后一次选择人生的机会,一定要抓住,好好的上完这三年,平时买学习用品就跟我要钱,在那边吃好饭,天冷多穿些衣服,早晨早一点起来吃饭,不就早起那半个小时吗?头天晚上早点睡,第二天不就起来了吗?别那么懒,早晨不吃饭对胃不好……”后面的话我都没听清,只觉得鼻子酸酸的,眼眶也热热的,突然很想家。“喂——,在听吗?”“在,在。”后边,妈妈又交代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挂过电话,我便把自己仍在床上闭目沉思,想着助学金、免学费,想着学习,想着妈妈,想着今后的路……想着想着,便睡着了。迷迷糊糊还做了一个梦……

        从小开始,便是妈妈领着我,爸爸大概是跟妈妈离婚了吧。妈妈带着我,两个人在阜阳城里过日子,搬过多少次家已经不记得了,总之,估计有十多次吧。受过多少冷眼也不说了,但身边不断帮助我和妈妈的也有许多热心人。妈妈的工作也换了不下八九次,现在甚至有三份兼职的工作:做钟点工、推销产品等。以前的工作更是五花八门:卖饰品,开书店,在服装店打工,卖炸东西,卖烙馍、稀饭,摆夜市地摊等等。就这几年,工作才渐渐固定下来。我有时候真恨自己是“拖油瓶”,什么也帮不了家里,天天净花钱,还不争气,不好好学习,没考上高中,家里的钱大部分都花在我身上。在我一天天成长时,妈妈也一天天老去,不时都能听见她喊腰疼,腿疼。我便徒生几分无力感,只是更觉得自己无用,曾想过离家出走与自杀,但是终都未遂,不然我现在也不在这儿了。于是我便又嘲笑自己的胆小,畏缩。在这样的心理下,我终于度过了那混乱的初三和那昏暗的中考。来到幼师后,在环境的影响下,我暂时放下了心头的阴霾,开始爱上这里,爱上钢琴、美术、视唱、舞蹈、健美操、声乐,就连初中最讨厌的物理也喜欢上了,也许是因为物理老师,也许是因为物理不考试,但我真的彻底爱上了。我喜欢上过一节语文课后冲到艺术楼五楼上声乐;我喜欢上过一节英语课后去体育场上两节体育课;去舞蹈房上舞蹈,去三楼上电脑,去艺术楼四楼上视唱。我爱死了跑来跑去上课的感觉,我喜欢手指跳跃在钢琴上的欢快,这里的一切,既新鲜又耐学,让人不厌其烦。也许我疯了吧!我现在的热情是一把火,在助学金、免学费这杯油浇上去后就燃得更旺了。忆起以前的15年,我发现现在的轰轰烈烈与以前的平淡如止水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现在我在这杯白开水里加了盐、醋、辣椒和五颜六色的颜料。生活变成了“大杂烩”,在不停得翻炒中有滋有味。在老师的侃侃而谈中,我不禁开始憧憬未来,在我自己的春天里,一米阳光不断温暖着我这颗冰封的心,冰雪消融,马上就要“全球变暖”了。

        有压力,才有动力,我对自己这样说。载着压力的起飞,才能飞得更高。

        梦中的镜头转到我在天空中翱翔,飞呀飞呀,又转到妈妈带着殷切期望的脸,那饱含沧桑的双眼中是闪亮的寄托,那缕缕的白发是辛劳留下的痕迹,多少次,她的眼闪烁又闪烁。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我这不孝的女儿知道她是不想让我步她的后尘呀。一个女人无依无靠,瘦弱的肩膀和伤痕累累的心,为我撑起了一片天。这是怎样的伟大。她知道,我的成长预示着我这个被她拽了十多年的风筝终于要松手了。她开始尊重我的意见……

        我不能让她失望,也不能让自己后悔。我的一举一动,都有一双双无形的眼睛在看着我。我既是为自己而活,又是为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而活。在我成长的第十六个年头,我接受了国家的资助,在我灰暗的成长道路上,忽然有“一米阳光”降临,前方我从未看清的路,瞬间豁然明朗。那是一条宽广笔直的大路,将我引上大道的,便是党和国家的资助政策。

        在这笔钱的资助下,我顺利度过在幼师的岁月,我像许多幼师毕业的学生一样,走向成熟,告别青涩,踏出校园,走向社会,当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画面又切换到一张和睦的全家福上:我和妈妈两人紧紧地靠在一起,笑容甜美幸福,我的脸上早已不再是迷茫的表情,是自信的笑,而妈妈终于放下一切,和我一样甜而幸福地笑着。我们的手紧紧地抓在一起,仿佛一对连体婴儿,生活的幸福美好仍在继续……

        梦醒十分,我却还是甜甜地笑着,仿佛真的看到了那样的未来。三两下从上铺下来,拿上学生证和钢琴书,对室友说:“走,咱去琴房练琴去!”“啊!可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啦呀!”室友道。“嗯?啊在哈哈……”我才想起时间已经晚上了,那就明天去吧。好好努力学习啊!

        已是深夜,但我仿佛看到“一米阳光”一直照在我身上,温暖安详……

        一夜无梦…… 

1
2